微生

招摇过市,人人喊打。瞎几把写写,半半个神棍。

师祖

师祖是个坏脾气的老头儿,打我记事起腿脚便不好了,这些年更是坐了木轮,只在后山住了。

我在门里混的不好,后山的扫洒便是我包圆了。

有时遇上师祖,能和他说上两句话。

师祖说,当年年轻气胜,仗着点儿聪明,什么地方都敢闯,什么气都要和人争,后来赌输了,废了,也就安分了。


赌什么?就赌个腿呀?


“……”


赌的什么呀?


“……”


赌的什么呀?


“……”


师祖?


“……”似乎不耐我烦,师祖皱着眉,嘴唇一张一闭哼出几个音,“……赌个姑娘。”


为个姑娘,腿都给打折啦?我没话找话。


半晌过去,没个声。


悄眯眯抬眼,还没抬起来,就听见师祖沉沉一口气。


重的哟,压的人抬不起头来。


“……是啊,为个姑娘,腿都给打折了。”


话说得认输一样。

评论
热度(2)

© 微生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