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生

招摇过市,人人喊打。瞎几把写写,半半个神棍。

琐时 (1)

【借我一个暮年】
我停笔,想起一个友人曾写的小诗,“年少不知愁,错以暮为秋。”
说是诗,倒是有些夸张了。
但这让我想起大片大片的红枫叶,以及掩映在重重红云后的一座老屋。
四合式的老宅安安静静地端坐在山脚,色彩是极安逸的。半拉被风霜剥蚀的瓦盖上显出重重叠叠的陈木色,院廊中有一口天井,半亩方塘,悠悠而开。
起风时林声浩浩,枝扑叶打,好像应和着长山,低吟着一首古老的歌谣。吟着天荒,吟着地老。
老宅里住了一个老妪,嗓音出奇的亮。儿子、女儿都出去打拼了,老人年轻时吃山住山,如今便要伴山一辈子。
漫山的红叶红的厚重,安谧。老人有时呆闷了会吼两句山歌,声音揉进呼啸的山风里,满山的叶子扑啦啦作响,似是一声冗永的回应。亘古不变的大山,在回应它的子嗣。
我站在院子里,等太阳下来。
那是满眼满眼灼热的红,夕阳大片大片地滚落山头,若火连云。
仿佛闭眼之间,就是一生了。
我停笔,想起满目满目深深浅浅的红。

评论
热度(5)

© 微生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