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生

招摇过市,人人喊打。瞎几把写写,半半个神棍。

飘伶久

*写给柠鱼太太的饭安 @香烤柠檬鱼🌮 

*有引文自《牛津腔》的miss penny 


人声鼎沸处最是万籁俱寂。你背上行李准备上路,你想你就要走了,那么你会有安宁。



-


朋友说:上野安子,你也真不安分。


你把酒瓶子倒一倒,空了。


偏头是橘红的川流,抬目,能看到极浊的夜。


你说没关系的。


不知哪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,是beyond 的《海阔天空》。


你跟着哼了起来。


朋友摁灭了电话。



原来有那么多人拥有同样的青春和童年。


这不是你的独一份。


-


你十二岁的时候肯定想不到...

Beta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(上)

*为什么是这个名字当然是我没想好,又名【我讨厌鱼腥味】


*还没开起来,不要急!


*非典型ABO、私设众多


*泥石流ooc



#在温软的舌头舐上耳畔前,我都在想,一个omega是怎么穿过防护栏闯进B军区里的?#



一个小时前你曾再次尝试渗透出B区的计划失败,失落之余你想除了像教官那样强大的Alpha外,合该是没人能硬扛过B区外的那段防疫。


现在你明白了,


原来教官他不仅厉害,教官的omega也比你厉害出息多了。


瞧瞧人家还是个omega呢,没用的Beta!


耳根处忽的一烫,柔软的口腔顺连着含了上来,什么尖锐的划在耳...

乏善可陈【上】

*第二人称

*ooc预警

*我终于还是对麦克下手了

*车还没开起来……你们说我真的要对他下手吗?

*麦克睫毛金色借设


有些姑娘像酒,有些姑娘像茶,你这人寡淡,像凉白开。


下班时店长极力推荐的酒吧,好不容易下定决心换了一身进去,还没两分钟就给那让人头昏脑涨的音浪哄了出来。


寻欢作乐,灯红酒绿,和你都隔个乏味的玻璃窗。


你坐在临街的大排档上,共统买了十七块的烧烤,一听芬达。隔桌的中年男人抽了三支烟,根根抽到了烟蒂子的海绵。火星搽着手指坠下去,滚起的火点子扎进污水沟子,熄了。


吃了夜宵,要回家。


你拍拍裙子站起来


「老板,结账。」...

【落】

*说了日欧就是日欧。

*心心念念这么久,一朝下手。

*不会被吞的car真开心。

*ooc预警


夜深了就看不清。



只是感觉到呼吸,不安的,压抑的。微不可见的乱。


他背对着你,白色的衣料是宽大的。



窗外的树枝摇了半夜了,风没有停过。


你想到雨下来,空气中有草木腥,空气是闷的,潮的。


你听到身边的人有点轻微的动静。很小心地动了动,于是床垫向那侧沉一点,带着你向里一点点去。


这是在留你了,口拙得要命又皮面薄的英雄先生。


“……”


他不说话,你不应声。


但是好风好雨的,那点子骨缝里的灰星子被人翻出来。...



如果输入法有灵魂呢?①

*根据输入法乱出字的脑洞


*欧/麦/相


*泥石流ooc

*感谢给我带来灵感的老师们✔


*或许会有下一弹?



【欧】


泛着金框的输入法很高档的样子。


是「周年特别纪念款」哦,皮肤官网上的宣传语这样说。


买下后却发现你的输入法好像有哪里不太对。


在群里聊天时总会出现失误。


你:我要把车开住天涯还角——


你:这个MMD我可以——一年!!


你:哎?怎么回事?——一年?哎?


你:噫唔唔噫这个轰少年怎么这么可爱!


你:……哎?轰——少年!


你:哎哎哎??怎么回事?名字打不出来了?


你:轰焦——...

人间别久

*写给君唤老师家的不言✔

*群内友好互动

*已授背景


-



灰霾下电线上的鸽子,反插在矿泉水瓶的康乃馨,浴缸内拥挤的金鱼,倒置的高塔刺入地下。


有人教你要骄傲,教你缄口不言,教习你苦痛,教习你一身拙病。


圣诞节时你也走上街头,带一身微薄的霜。街旁挂了灯,彩泡缠了满树,树上的叶子已经掉光了。你踩过雪的鞋底吱吱呀呀,身边的姐姐出双入对,而今幸福美满。你不会说场面话,高兴过头也只会在酒席上频频举杯。


天凉,黄汤灌喉就暖了。


出门时相泽先生去牵不羡的手,不羡的手小,能包住。


而你呢,你的爱情上或许已蒙上厚厚的一层灰。


人间别久不成悲。


-...

云烟淌眼

*写给yy老师的夕立x咔! @一番御隐okita 

*期待早日看到图的成品

*ooc预警


云烟淌过眼,三年三年再三年。


纵便回头望去,若得整个回忆风声水起。



-


从商市出来时路灯亮了。


这是她喜欢的时段。


灯光循着街道逐一亮起,一点一点的照亮所前进的方向。


要是能延伸到未来就好了。


而抓着手中的塑料袋,心里会升起点隐秘的期盼。


要是不同于现在……就好了。


-


总是会很清晰地想起第一次从支援部分配到枪。


你拿来和他炫耀。


嗤笑后那枪被这人拿在手里当个玩具似的摆弄。


咔嚓两下,他拿着...

几个点

圈名一直是阿喵,俗,俗不可耐。但一向认为大俗大雅。

写写文交交朋友就很开心了,所以来这里大家就轻轻松松看,和我聊两句就更让人高兴了。

小英雄主要写乙女,因为我对欧叔心怀不轨也不是一天两天了,不太要脸,诚恳点说我就是想上他,现在没有以后也会有,关注的请注意我一说到欧叔就不要脸。别的或许也有,看情况。

会写点原女,也会为认识的太太产点文【群内友好互动】

不反任何圈子,雷点在欧相,原因不是不好,个人爱好,毕竟我想某个和平象征不是一天两天,欧相会让我觉得心头滴血,对相泽先生处于阶级敌人的情绪,但是吧这情敌他又好看又有魅力,要争我怕是得被甩个一条街,那劳资就更气,不仅气,还委屈。所以请不要故意戳...

此间情事

*是饭安车。(班长   引擎敏感?)

*有人设了!!是柠鱼太太家的女儿上野安子  @香烤柠檬鱼🌮 

*是DIY垃圾车

*ooc预警

*怎么想我都觉得这个不应该被屏,哪来的敏感词啊我去。


红色的,柔软的。


夏日的蝉鸣聒噪而烦闷,冷气扇叶向下坠着白气,白气发干,他口渴。发角微微地发潮。


不是没有凉席,该换的床具按着时令有规划地更替着。


伸手去够空调的遥控,却摸到件柔软的丝织品,水红的,安子的。


空调上明晃晃的亮黄色17度闪得晃眼。


电光火石间的理智大厦崩轨,火星点燃引擎的燃油孔,火要烧起来。


没什么理由可找了。...

对她说

A面(下)


*第一人称,但有部份人设

*私设有

*ooc预警


幸运的是安全逃回了家。


不幸的是少了东西。


包里东西少了,身上的耳环也掉了,大概是跑的太急。


所幸少的也不是什么紧要的东西,只是丟了的怀表得空得进古玩市里再淘一块,丢了的耳坠……


我顿了顿,伸手捂了捂忽觉空落的耳垂。


好像都是这样的。


丢了的,坏了的,买新的。


都这样。


那青金石耳坠我一连坠了十几年。


好似我这个平淡了一辈子的,回眸想来的年岁里唯一的靛蓝。


我站在洗手台前,忽地想起他湛蓝色的眼眸来。


我想起北海的风,极深的夜,富士雪锋上的一角「...

© 微生 | Powered by LOFTER